1. <fieldset id='6fhqo'></fieldset>

  2. <tr id='6fhqo'><strong id='6fhqo'></strong><small id='6fhqo'></small><button id='6fhqo'></button><li id='6fhqo'><noscript id='6fhqo'><big id='6fhqo'></big><dt id='6fhqo'></dt></noscript></li></tr><ol id='6fhqo'><table id='6fhqo'><blockquote id='6fhqo'><tbody id='6fhq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fhqo'></u><kbd id='6fhqo'><kbd id='6fhqo'></kbd></kbd>

    1. <i id='6fhqo'><div id='6fhqo'><ins id='6fhqo'></ins></div></i>
      <i id='6fhqo'></i>

      <code id='6fhqo'><strong id='6fhqo'></strong></code>

      1. <acronym id='6fhqo'><em id='6fhqo'></em><td id='6fhqo'><div id='6fhqo'></div></td></acronym><address id='6fhqo'><big id='6fhqo'><big id='6fhqo'></big><legend id='6fhqo'></legend></big></address>

        <span id='6fhqo'></span>

        <dl id='6fhqo'></dl>

        <ins id='6fhqo'></ins>

          西遷精神的血脈傳遞

          • 时间:
          • 浏览:6

            【奮鬥心聲】

            1999年,我考入西安交通大學,現在母校任教。19年來,在西安這片土地上,我親眼見證瞭西部的迅猛發展,深深地震撼於黨和國傢的一系列英明決策,更深深地感動於交大人在西遷這一歷史行動中所表現出的聽黨指揮、無怨無悔的傢國情懷。

            在此,我想選取自己在探尋西遷精神、自我磨礪成長過程中的一些感觸,以求梳理出西遷精神凝聚傳承中的內在脈絡。

            西遷老教授的言傳身教

            60多年前,物理學傢殷大鈞先生第一時間響應國傢號召,毅然告別繁華的上海,帶頭舉傢西遷。在當時的艱苦條件下,殷先生堅守教學建設一線,治學嚴謹,特別重視培養學生的科學思維和創新能力。他上課從不帶講稿,課堂講述條理清晰,深入淺出,所用到的公式、數據、可查閱的參考書等都能當場準確無誤地給出。與此同時,他還積極投入到全國性教材的編寫、名著翻譯、交大物理研究生招生制度的建立等工作中,為西北乃至中國物理學的發展作出極為突出的貢獻。更重要的是,殷大鈞與趙富鑫、吳百詩等老一輩一道,牢固樹立起“起點高、基礎厚、要求嚴、重實踐”的交大人才培養理念。在他們的言傳身教之下,才有瞭我們年輕人今天三尺講臺上的從容瀟灑。

            殷大鈞先生為事業付出的不僅僅是辛勞。西遷不久,殷先生的獨生女兒,在清華畢業留校之後因病去世。殷先生沒有去見她最後一面,而是將愛女的骨灰盒擺放在寫字臺,仍然日夜伏案備課、堅持工作,即便後來因為常年憂鬱而染上肺結核,自始至終也沒有延誤一節課!不忍想象,在每一個奮筆疾書的深夜,那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端坐在昏暗簡陋的書房,身心經歷著怎樣的悲痛煎熬,又同時散發著何等的人間大愛和萬丈光芒。

            老校友的傢國情懷

            2016年4月8日,交通大學迎來建校120周年校慶。雷清泉院士代表所有校友做瞭激動人心的發言。他給我們講述瞭當時隻穿一隻破草鞋卻收到交大全額獎學金時的欣喜,回憶著西遷初期的草棚大禮堂裡彭康校長的講話,懷念著眾多西遷老前輩的教誨,匯報著在西遷精神激勵下的自我拼搏和奮鬥,描述著母校為中華民族復興作出的貢獻,抒發著身為交大人的無比自豪。

            雷院士在僅千餘字的發言中數度哽咽,80多歲的他哭得像個回到母親懷抱的孩子。第一次作為教師代表的我在臺下心潮澎湃,胸中不禁湧起瞭層層波浪,與現場數萬名觀眾再一次沉浸在西遷老前輩們開始一代代傳承下來的這份傢國情懷,無數科教人員前赴後繼的這份思想偉力之中,激動不已。

            點點感動,層層激勵,伴隨我走過瞭十數個春夏秋冬。每每看到校園北門的“飲水思源”雕塑,我心中不禁一遍遍地回蕩著“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的吶喊。是的,“飲水思源”是我們的靈魂,時刻不忘黨和國傢以及人民的培養和教導;西遷精神是我們的脊梁,支撐我們奮戰在祖國建設的第一線。與此同時,“不忘根本、繼往開來”也越發成為我們的信念,無刻不在激勵我們燃燒釋放迸發。

            西遷精神新傳人的奮鬥成長

            2008年,我取得國傢的資助,在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接受博士學業聯合培養。在舊金山的14個月間,我完成瞭5篇高質量學術論文的發表,所得結果也榮獲陜西省優秀博士論文。2010年博士畢業後,我又在學校的支持下赴美國勞倫斯伯克利國傢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工作。在短短三年內,我在生命物質的結構功能領域取得瞭一系列重大原創突破並建立瞭一整套完整的理論實驗體系,被領域內專傢評定為“實現瞭結構生物學傢長期以來追尋的夢想”。

            這時,母校說:“回來吧,學校需要你。”於是,我回到母校,一切從頭再來。自2015年9月回校任教以來,我一年至少有三百天每天凌晨兩點才洗漱休息,節假日無休。硬是從零起步,建設起瞭國際一流的特色科研平臺,並在學校的統一管理下實現瞭相關設備的完全開放共享,還將理論和技術體系進行瞭重重改進,初步形成瞭對理工醫學科的立體支撐。

            2018年春節假期,我也沒有離崗,而基礎學科大樓裡和我一樣沒有離開辦公室的教師不在少數。放眼西安交大,這樣的教師還有很多很多。我想,這就是交大人西遷精神的血脈傳遞,這就是一代代西遷精神新傳人的奮鬥成長。

            (作者:張磊,系西安交通大學理學院院長助理、教授)